第一百一十五章 后方乱套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后方乱套

第一百一十五章后方乱套一群小弟们跟着刘伯阳,直接去了下一个归李子风罩的班级,现在虽然已经放了学,但却不是回家时间,学校里有晚自习,虽然说是学生可以自愿来,但一般情况下,来上课的学生还是很多的,毕竟教室比宿舍和家里都适合学习,只要不是特殊情况,大家都会来。 当然,去别的班就没必要像在四班这样下狠手了,只要立立威、插杆旗就行了,说白了就是要吓唬吓唬他们,老子九龙社团杀上门来了,惹了大爷们就是抄班的下场! 又走了几个班,效果是很显而易见的,那些班里的男生都被这百十多号人吓破了胆,尤其是看到他们身上的血星之后,一个个就算再有脾气,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了,乖乖的向刘伯阳服了软,不服不行,不服找揍! 当场就有很多人迫于压力和钦佩,表示愿意脱离李子风,加入到九龙社团阵营里来的人。而其他的人,也都小心的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与九龙社抗衡。 那么接下来的目标就很明确,既然做小弟的都被洗的差不多,就剩下李子风那个当老大的了! 而这时候的李子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后防已经被刘伯阳砸了!他正带着一群校外跟随他的小弟们从学校操场后面翻墙进来,足足有四五十号人,一个个都是相貌不善,看上去狠毒无比。 对李子风而言,他在学校里安安分分的上课才不正常,每天十课最少有九节课逃,不是拉着女人找地儿搞事情就是在校外鬼混,所以除了在校内拥有高二三分之一的手下,在校外也有不少死忠,当然还有不少的铁子,像花蛇等人就是他从校外认识的。 “等会儿看到那个叫刘伯阳的兔崽子,你们不用我多说,直接冲上去往死了招呼就行,不打他个半身不遂不散伙,听到了没?”李子风一边叼着烟眯眼走在前面,一边冷冷的吩咐道。 “风哥,放心吧,兄弟们都明白,他敢惹风哥你,不用你多说,兄弟们也不会轻饶他的!”他身后那群社会上的混混小弟们纷纷回应道。 “话说回来,花蛇那混蛋怎么还没给我电话?昨天他可是答应的好好的!”李子风皱着眉头说道。 他现在还不知道花蛇已经被刘伯阳铲平了的事实,所以仍然对那家伙能来助拳抱有希望。 “风哥要不给蛇哥打个电话看看?”后面一个留着小辫子的不伦不类的小弟走上前来说道。 李子风嘬了一口烟,眯着眼点了点头,用两只手指夹出手机,另外一只手的小指指甲盖拨了一个号码,然后拿在耳朵上等待接通。 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回应,鬼才知道花蛇现在的手机在哪,就算没被摔碎,估计也在臭水河里泡着呢! “我草,这个下三滥,有没有正事儿?晃点老子吗?”李子风有些生气了,花蛇在社会上一向以油滑和狡诈著称,可自己跟他也算是朋友,他不会也耍到自己头上来吧? 不甘心的再次拨了一遍号码,放到耳朵上,等了半天,又是没人接。李子风这下是彻底努了,咬着牙说道:“妈的,昨天老子拿三个女人喂他,今天妈逼就敢耍老子,等这茬过了,老子早晚找他算账!” “风哥,别想他了,有咱们兄弟在,缺他还办不了事儿似的。甭管他,不就是个一年级的小逼吗?咱们这些人又不是收拾不了,靠他干啥?”身后那小辫子继续说道。 李子风淡淡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说实话花蛇不来,他心里还真没多少底,毕竟如果没有花蛇助拳,他带来的人手与上次宁高宁也就差不了多少,宁高宁都栽了,自己能应付得了? 李子风是狂,也够自大、够阴毒,但他还没到没脑子的地步,相反,他精明的很,如果这次自己栽了,不但以后在高二都抬不起头来,还会让辛褒恺那杂碎看自己的笑话! 既然自己当时把话撂下了,那就一定不能让他看自己的笑话! 一句话,这场仗,只能赢,不能输! “皮条,现在已经打铃放学了,给王龙小三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带齐了人下来,都带上家伙,先拦住刘伯阳,别让那小子出校门,等咱们过去一块儿收拾他!”李子风吩咐后面的小辫子道。 绰号“皮条”的小辫子(这绰号真他娘难听!)闻言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就给王龙和小三他们打电话。 小三和王龙一样,都是李子风在学校里的心腹小弟,小头目级别的人物。他们虽然上学,可与皮条等人也是混的都很熟,一来他们都是李子风的小弟,二来,那也是臭味相投,一伙人有事没事就聚在一块儿干女人打架闹事儿,俗话说的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同嫖、鸡!你说这感情这关系,能浅了吗? 电话拨通之后,许久许久,居然也没有人接,皮条这下就有些奇怪了,那帮兔崽子又不是不知道下午要发生什么事儿,应该早就准备好了才对,怎么会不接电话呢? “风哥,没人接。”皮条非常郁闷的对着李子风说道。 “什么?”李子风闻言一怒,妈的今天自己的人一个个都怎么了,坐月子去了吗?这个时候给老子掉链子! “拿过来!”不由分手,一手抢过皮条手里的手机,再一次拨了号码,放到耳朵旁听着。等那帮兔崽子接通了,先骂他个狗血喷头再说! 他哪知道王龙四眼等人这会儿已经哀嚎着躺在医务室里包扎了,至于小三…… 高二十四班的教室里。 “三哥,是风哥的电话,您不接?”听到小三的电话第二次响了起来,他身边一个小弟疑惑的问道。 小三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把手机狠狠往地上一砸,又跺了两脚,跺成了稀碎,淡淡说道:“我手机早就丢了,你不知道吗?”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