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事有蹊跷!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事有蹊跷!

第一百二十九章事有蹊跷!就在刚才陈分队跟杨婉茹套近乎的空当,郭箫等人已经又跑出好远,而从其他警车上下来的那些警察也抄着警棍追了上去,郭箫等人在刚才的奔逃中,早就跑没了力气,此刻哪还能跑过这帮警察?! 不一会儿的功夫,先后有不少人被追上来的警察抓住,扣住双手立马就狠狠的按在了地上,有不老实的,立马就抡一记警棍,当场就把几个人打趴。 平时这些警察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群众眼皮底下动手是非常有损形象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郭箫等人的抵死逃窜已经彻底激怒了他们,而且现在又是晚上,也没人看的清,恨不能多揍几下才能泻火! 吕栋和郭箫沾了最早跟刘伯阳的光,在这群小弟中算是小头目一级,两人比其他人精明一些,所以最难抓! 但是最难抓也不代表抓不到,吕栋就是跑到最后,终于跑不动了,被一个追上来的警察一脚踢中后腰,随即一棍轮在背上,顿时就让他脊椎一麻两眼一黑,一个颓步就摔在了地上,后面那警察一个反剪手把他撕扯起来,一手压住他的背,一手按他的头,骂道:“***,你很能跑啊!你再跑啊!你他、妈自找苦吃!!” 吕栋还没等清醒,就踉踉跄跄的被他一路押着朝警车那边走去,随后被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上了车。 而那边郭箫已经跑到了操场上,这地方黑灯瞎火,警察动起手来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两个警察一左一右飞奔上去夹住他,其中一个直接伸脚一绊,将其绊飞,而另外一个冲上去闪电般踢了他好几脚,疼的郭箫直在地上打滚,最后这两人对着地上的郭箫暴打一通,然后猛的出手把他扯了起来,扣住手就要押回警车。 就在这时陈分队走了过来,看了郭箫一眼,心中一狠,就是这小子跑的最凶,害自己耽误那么多的时间,当下话不多说,“啪啪啪啪”四个响亮的耳刮子,使了十足十的劲儿,直接扇的郭箫两脸火辣辣生疼,彷佛被刀子生生剜下肉来一样! “小兔崽子,妈的刚才说的不是你吗?跑什么跑?”陈分队骂道。 郭箫被扇的满脑袋发懵,可是心中早就咬定一个执念:自己此刻受的这些委屈,自己的大哥刘伯阳迟早都会带着自己找回来!嘴角挂着冷笑,眯着眼道:“你这混蛋假公济私,仗势欺人,我记住你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小王八蛋你敢威胁我,你当你是谁啊?我干你妈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陈分队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 郭箫当着他两个下属的面,居然也敢骂他,是不是诚心不想活了?!他立马用手里的警棍狠狠的捅了一下郭箫的肚子,一下子就让郭箫疼的弯下了腰,额头的青筋都凸了出来,但郭箫却没叫出声来,他死也不向这***服软! “怎么,不说话了?你刚才说不放过谁来着?再凶一个给我看看?”陈分队揪着郭箫的头发,迫使他仰起脸来面对自己,得意的笑道。 “呸!”郭箫狠狠的将一口口水吐在他的脸上,恨恨道:“你这样的人,也配当警察……” 陈分队明显愣了一下,脸上立马像刷了一层霜一样冰冷,数秒之后,他才怒极反笑,阴测测道:“行,小子,你是不想活了,你们两个,把这个兔崽子给我押回车里去,回去我亲自动手好好调教调教他!” “没问题,队长!”两个警察嘿嘿一笑,心里不免对郭箫露出了同情之心,陈分队在所里一向就以睚眦必报著称,等会回去,这小子免不了要吃不了兜着走! 陈分队眯着眼睛看着郭箫被两人押回车里,从兜里掏出一张面巾,恨恨的把脸擦干净,然后才重新走回了车里。 “呵呵,小茹,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那群小子不太听话。”陈分队一边坐回车里一边笑着说道。在杨婉茹面前,他一向拿出自己最绅士的一面。 “你们……刚才真的打他们了?”杨婉茹皱着眉头问道。她之前一直坐在车里,也不是什么事儿都没干,她向苏康问了一下下午整个事情的经过,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她很不喜欢跟陈分队在一起问话,那家伙除了会使用暴力,就是问一些不着边的问题,效率低不说,还往往让人不敢说实话。 “没有,呵呵,哪能呢,我听了你的话,对他们可是很友好哪!”陈分队口不对心的说道。 杨宛如轻轻撇了撇嘴,将头转过去,没说什么,不知为何,她对这姓陈的总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总觉得他做人很假。 “老马,开车!”陈分队吩咐道。 “唉!慢着!陈警官,现在没我什么事了吧?我还得回去上课啊!”苏康惊叫道。 “回去?你怎么能回去?你得回去跟我录个口供,你是证人,没有你,我们抓人就是不合法的,等我们做好笔录会让你回来的。”陈分队淡淡道。 “不要!我不要!我就是报个警而已,你们放我走吧,我真的还要回去上课啊!”苏康一听说陈分队还要拉他回去,顿时就吓坏了。 先不说人天生就对警察局派出所这种地方抱有恐惧感,此刻苏康要是跟着他们回去,那是百害而无一利啊! 苏康不跟他们回去,刘伯阳想要查出是谁报的警,还比较困难,可苏康一旦跟他们回去了,那不是把自己完全暴露了吗? 苏康想替自己的老大李子风报仇是不假,可还没傻到要把自己晒出来的地步,那刘伯阳有多猛,他也看到了,自己要是栽进他手里,那还有的活? “你怕什么?有我们警察保护你,谁还能把你吃了不成?再说你就是过去录个口供,用不了多久的,放心吧。”陈分队眯着眼睛对他说道。 “我、我不要,我要下去!”苏康说什么也不听,打开车门执意就要跑下去,忽然他被陈分队猛的伸手拉住,又把他拽回来。 “你小子脾气怎么这么崛?我说的话你没听懂啊?让你回去录个口供,你看看你,左不愿意右不愿意,不是你报的警吗!”陈分队怒了,凶相毕露的说道。 前排的杨婉茹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他一眼。陈分队自知语失,立马换个脸色,笑道:“小子,我告诉你,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的!” “可是……”苏康才不相信他的话。你说得好听,等以后事儿过去了,你就撒手不管了,我可是要天天来学校面对刘伯阳啊! 也怪他自己,当初看到郭箫等人,就叫嚷着是他们打了人,而却忘了说出刘伯阳等人,貌似现在说也不合适了…… “没有可是……”陈分队有些不耐烦了,催促前面的老马,“快开车啊!” 司机老马应声,打响警铃,刚想发动车,忽然有个警员急匆匆的跑过来扣响了车窗,一脸焦虑的说道:“陈队,出来下,有个事儿跟你说!!”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