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歇斯底里!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五十章 歇斯底里!

第一百五十章歇斯底里!杨林虽然性格沉稳,可这次的事情既然牵扯到了刘伯阳,他就再也无法冷静,稳健的外表下是即将爆发的火山!任谁耽误了自己看阳哥的功夫,都休想好过! “我说、我说!”那男护士实在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生居然动起手来如此狠辣,比起刚才那胖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下他再也不敢闹脾气了,忙不迭的讨饶。 其实他还是寻思着知足吧,这次还好是杨林出手,他已经很幸运了,如果杨林再迟一秒掐他的脖子,估计后面的崔国栋和虎子早就炸了,不拿他盘子里的针头插他身上一百零八个眼儿是不罢休! “急、急诊室在三楼走廊的最西边,从那边直接上电梯然后直走就行!”男护士惊惧的说道。 杨林冷冷一笑,松开他,用手“啪啪”两声拍了拍他的脸,藐视一眼,直接带着人走开。这犊子就是天生贱骨头,跟他好说好道还不行,非得动点儿真格的才知道老实说话! 方才杨林老猫等人动手的时候刘小颖只是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虽然早就跟这群大哥哥熟识了,可是今天还是他们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的眼神真的好可怕,那霸道的气场连自己都感觉到了! 不过小颖现在也在为了哥哥的事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思考这些,心里同样厌恶这男护士没事儿找事儿,当个护士有什么了不起?先不求你医道水平有多高,你先学学怎样体会病人亲属的心情吧! “哎!哎!你们干什么?”就在这时,大厅的前台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一边走过来一边叱喝。他们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心里特别不爽。你当这里是哪?这里是医院,是你们撒野的地方吗? “干你妈!滚远点!”憋气已久的崔国栋爆喝一声,眯起眼睛狠狠的扫了他们一眼,转身随着杨林高震飞一起朝着电梯口走去。 那两个医生一看到崔国栋这表情马上就哑火了,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那家伙的眼神怎么那么吓人?让人只看一眼就浑身不自在,头皮发麻…… 他们赶到二楼急诊室的时候,发现那里大门还是紧闭,估计里面的刘伯阳真处在最后的抢救中。 “阳哥!!兄弟们来看你了,你要顶住啊!”老猫一边大步流星的走向那扇门,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号着。 此时此刻,看着抢救室门上那鲜红的抢救标志,老猫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今天下午还跟自己有打有闹的刘伯阳,现在真的是躺在里面濒濒垂死了! 过去与阳哥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全部涌上脑海,老猫像个没出息的孩子一样哭了出来,对着抢救室大门无助的喊叫着,他多么希望里面的刘伯阳能听到自己那万般不舍的哭喊,然后奇迹般的醒过来! 阳哥,你说过,要带着兄弟们一块儿打天下,你咋说能说话不算数啊?兄弟们可是一直都相信你啊! “阳哥!我媳妇还没领给你看呢!你不是要替我把关吗?我回头就把她带来,你可千万要撑下去啊!”老猫嘶喊道。 他这样的粗人,最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地方该顾忌、什么地方该保留,除了哭和喊叫,老猫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渺小,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等着刘伯阳最后的弥留! 当然,除了老猫之外,其他的兄弟们都是跟他一样的悲伤,只不过大家不像老猫这么直性子,已经心急到了濒临崩溃而已! 老猫这一哭,刘小颖也跟着呜呜的哭了起来,趴在杨林的怀里不住的抖着肩膀,彷佛一片随时都有可能飘走的落叶,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委屈,那么的悲伤! 虎子和崔国栋也在偷偷的抹泪水,崔国栋怕自己撑不下去,跟着老猫一块儿哭出来,于是只好努力让自己转身走到走廊另一侧的窗户旁边,看着外面黑茫茫的天空发呆。 内心之中,心事复杂,脑海里回忆的尽是从前跟在刘伯阳后面大杀四方的雄壮画面,阳哥那标志性的淡笑,已成了他心中最最刻骨铭心的印象,而此时此刻,那张再苦再累也不曾改变过的笑脸,竟然如同苍穹中那薄薄袅袅的炊云,悄悄的散去…… 从兄弟们结拜一开始,自己就是九个人中最不懂事儿的一个,整天爱玩儿爱闹,经常给阳哥惹麻烦,有几件事情还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差点办砸了,可是印象当中,刘伯阳从来没有真正的责怪自己,每次都是故意板起脸凶巴巴的数落自己两句,然后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宽恕…… 这是为啥?因为他害怕说多了会伤害到自己!一世人九兄弟,谁心里不痛快,大家心里都跟着心疼!阳哥他是舍不得过分苛责自己啊! 崔国栋想到这里,脸上早已是一片冰凉,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有句话问的好,啥叫兄弟?你若是只愿意为他流血,那人算不上你的兄弟,你若是只肯为他流泪,那人也算不上你的兄弟,可是你为了他既能义无反顾的流血、又能歇斯底里的掉眼泪,那才是你的兄弟!! 那边的虎子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紧紧的抱着肩膀看着地面,拼命的咽着眼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要是没有刘伯阳,他现在还在“苦窑”里蹲着呢,这辈子也别想重见天日,心中对刘伯阳的感激,何止一点半点啊?咱爷们宁愿自己替阳哥挡下那几刀,也不愿意阳哥受伤! 众人中只有高震飞和杨林表现的还算冷静,不过两人也早就湿了眼睛,高震飞向来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真情,可是从他此刻愤恨的两拳攥紧身体不停的发抖,就可以看出他内心也在承受着剧烈的煎熬,妈的,到底是哪里的杂碎把阳哥砍成这样?不亲手扒了狗杂碎的皮,老子就不姓高!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