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追!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追!

第一百六十四章追!前面那带头人顿时吓坏了,一看到后面吴天追了上来,紧张的连满头的汗水都来不及擦,只顾不停的猛轰油门,玩命的打转方向盘,左奔右突,车速飙到极致,狠命的朝前逃窜! 他紧张的连心脏都快要跳出来,满脸煞白,后面那个人可是有枪啊!自己万一被追上,这条命就没了! 可是他的车毕竟跟吴天的悍马差了太远,速度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吴天没用多久的功夫,就驾驶着钢铁金刚一般的悍马紧紧跟到了他的后面,而且两车之间的距离不断的拉近,随时都有可能追上! 吴天脸色无比阴沉,双目冷冷锁定着前方狼狈逃窜的灰面包,任凭他千甩万甩,也别想把自己甩掉! 既然小姐发话要让他死,那么他就别想活! 但是就连吴天也没想到前面那带头人有那么疯狂,开车横冲直撞,丝毫不计后果,好几个路岔口都是打急转弯,差点都把车都拐翻了! 万幸的是,“市景花园”位于新区,毗邻郊野人烟稀少,他这么胡来,也没撞到人,如果换作闹市区,保准没撞死一百也有八十了! 吴天心中对此人越来越恨,就算没有红珊瑚的吩咐,他看到前面那家伙那么癫狂,也绝不会轻饶了他! 这可能跟吴天的出身有关,如果不是这种嫉恶如仇的倔强性格,他当年也不会犯错误,也不会从那绿野仙踪的生活中被刷下来,让步老爷子救了一命,更不会现在当了红珊瑚的贴身保镖! 吴天这辈子最见不惯的就是前面那种猪狗不如、不拿普通人命当回事儿的杂种! 若不是前面那带头人太过疯狂,把车当飞机开,面包车时不时就拐急弯、饶偏道,吴天早就追上他了,然后必定狠狠的收拾他! 然而后来那带头人却是有点自找死路了,他玩命的驾车狂奔,哪还顾得了前面的路,只觉得自己紧张得快要窒息了,开着车狂飙之余,忽然察觉前面的视野越来越黑,周围景物越来越荒僻空旷,房屋都很少见了,路也变得坑坑洼洼不平,周围渐渐全是半人高的枯草! 带头人立马缓过神来,心中叫苦不迭,想哭的心都有,自己***慌不择路,居然把车一路开出了市区,来到了这荒芜人烟的郊外,这不是找死吗!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开着车去马家湾的,好歹自己的老大在那里,也有帮手! 但是他现在既不能调头,又不敢有丝毫的停顿,吴天的车已经距离他数米不到,他除了不顾一切的继续奔下去,别无选择! 这两辆车轧着荒废已久的草皮,颠簸起伏的狂奔,面包车里带头人都快被颠死了,而吴天坐在悍马中几乎不受什么影响。 一前一后狂飙而来,它们剧烈的轰鸣声吵醒了前面一个草窝子里正在偷吃罐头的乞丐,这乞丐本来精神上就有点毛病,啥都不懂,此刻忽然听到自己身后响起了剧烈的发动机声响,满眼迷茫的回过头去看,只见前面那两束犀利的探照灯乍然攫紧了他的瞳孔! 他像个躲闪不及吓傻了的孩子一样咧大了嘴,恐惧本能的发出呼救声:“啊……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啊”已经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只听剧烈的“砰”的一声,他的身体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带头人那辆飞奔而来的面包车狠狠撞飞,抛出去好几米远,在半空中洒落一道血弧,生机尽无! 面包车里的带头人登时也是吓得浑身抖了一下,居然撞死了一个人!不过他现在早已狠了心,哪还有空在乎这个! 驱车继续毫不减速的朝前开,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天空中那具不幸的乞丐尸体,从半空忽然砸落下来,“咣”的一声,正好砸在他车窗的玻璃上,而后又滚了下去,直接滚到了他的车轮底下,这辆面包车顿时一个剧烈的起落,估计直接就是从那乞丐的尸体上轧了过去! 把那身世可怜的乞丐直接轧成了肉饼! 后面的吴天借着车灯看清楚了这一幕,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炸了,这狗杂碎!还真是铁石心肠!撞人也没有这么狠的!人命什么时候就这么不值钱了!今天自己非整死这个畜生不可! 而前面那带头人心里也是恨啊,哪里来的穷脏乞丐,居然跑到自己车前面等着被撞,要怪也怪你自己眼瞎!妈的不知不觉又耽误了自己逃跑的功夫,后面吴天追的更紧了! 其实撞死人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刚才那乞丐从天上掉下来,狠狠砸到了他的面包车前窗上,溅了满满一玻璃的血!现在前面血糊糊一片,他根本就看不到路了! 日啊! 这下他就更加的慌不择路,拼命的打方向盘,猛踩油门漫无方向的蹿,忽然车身一个剧烈的趔趄,咣当一声,他整个身子都随之剧烈的晃动了一下,身体一个前倾,直接狠狠磕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脑门子顿时摔懵了,整个胸膛里气血翻涌如潮,还没等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儿,忽然他整个人都随着车天旋地转,脑袋砸着玻璃“碰碰”几声,就连人带车翻进了前面一条干涸的水沟里。 眼见前面翻了车,吴天碾牙冷笑,兔崽子让你跑!这下跑不了了吧? 立即将悍马停下,吴天“砰”的一声甩上车门,摘掉手上的手表,挂着冷笑大步走了下来,面沉似水,酷面寒霜,他知道那带头人没那么容易死,而且自己还没亲自动手收拾他,他也不能死! 借着悍马明晃晃的车灯,吴天伸脚踏下水沟,硬生生把里面那个摔的半死不活的带头人从爆毁的面包车中扯了出来,只见这带头人已经摔的满脸是血,浑身骨头至少断了十之七八。但是吴天一点可怜他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拽着他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了悍马车前,借着车灯,用特制小刀贴着他的脸,问道:“醒醒,喘口气儿,你死了没?” 给读者的话: 最后啦,呜呜呜,大家收藏,砸砖,投票啊!!!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