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讲理!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讲理!

方语嫣一共当老师才多少天,何曾应对过这种场面,当下心里除了委屈还是委屈,刘伯阳做的那些事儿她是真的不知道啊!就算知道,以她一个女人的力量,她也拉不住他啊! 这群家长怎会如此的不讲理?自己要是能管得了刘伯阳还不管吗?自己没少说他,可是他不听啊!! “诸位家长,你们听我说……”方语嫣急的都快哭了,颤抖着嘴唇无助的说道。 “说?说什么说!要是光有嘴巴说就管用的话,我们的儿子至于被打吗?你说什么啊说?现在知道说了,你早干吗去了?”最前面那个泼妇仍旧不依不饶。 “家长们你们给我个机会,让我喘口气、说句话行不行?今天打人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如果知道我肯定会拉住他的……”方语嫣最终还是急的哭了出来。 “不听!不听!人都打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啥都别说了,你走吧!光用嘴说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已经没你的事儿了,我们在跟校长说话,你去一边呆着吧!”一群人准备重新把苗头对准郑元龙。 “你们不要这样行不行?不要为难校长啊,他比我更什么都不知道了,请你们消消气,我先代我的学生给你们赔礼道歉了可以吗?”方语嫣哭着鞠躬道。 “少来这些虚的,赔礼道歉有什么用?道歉有用世界上还用的着警察吗?我们不听你说,你赶紧走人,看到你就烦!”那女泼妇骂道。 “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针对我干什么?是我叫学生打你们儿子的吗?”方语嫣终于承受不住了,站起来据理力争道。 “你还有脸说这个?打人的不是你的学生吗?你哭什么哭?我们冤枉你了?别装这个可怜相,你赶紧走人,你现在不够格,我们要跟校长说话!” “你们怎么能不讲理?”方语嫣哑着嗓子说道。 “你说谁不讲理!你说谁不讲理!”最前面那泼妇一听这话怒了,直接上来狠狠推了方语嫣两把,看那样子是直接要跟方语嫣掐起来。 旁边的郑元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怒喝道:“住手!!” “有什么话好好说,你们少在这儿动手动脚!学校里出了这档子事儿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我们比你们还气愤!给我们一点时间行不行?我们也需要厘清整个事情的经过,我答应你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们能不能先不要这么咄咄逼人?”郑元龙实在不忍心看方语嫣受欺负了,心中怒火已经转为对他的同情,出言说道。 “哼,要什么时间?该咋办你就在这里痛快说了!我们哪有时间等你?这么多人都等你一个人的决定吗?你现在就要把事情处理完!”一个家长叫道。 “现在那个学生都还没来,你们让我怎么处理?我做决定之前不得听听他的解释吗?”郑元龙怒道。心中那个气啊,刘伯阳那混蛋小子还真是会给自己出难题,打了人捅了事儿居然还不来学校,这不是诚心要活活气死自己吗? “什么?校长,你居然敢这样说!我们这么多人都来找你,孩子都在医务室里躺着,这样的证据还不够充分吗?这么说你就是想偏袒那个学生了对吧?”一个家长扯着脖子叫道。 “就是!你说他没来?他怎么会没来?都几点了他还没来?分明就是你在撒谎,你想袒护他!你把他藏起来了!”又一个家长跟着附和。 碰上一群不讲理的人就是这样,有理也说不清,活活气死你!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这样,只有站在前面的这些才是长舌妇,而后面那些家长就相对比较懂事了,她们看到郑元龙脸都气红了,一个个就没学着前面那些人上来指责他。 她们也在暗怪前面那几个家长太不懂事,这样吵吵下去能解决什么事?吵架就能把事情解决了吗?除了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什么作用都起不了!而且反倒会招致人家做校长的厌恶,本来不想偏袒学生也偏袒了! 可是大家毕竟都是同出于爱子心切,谁也不好站出来说谁,只能任由前面那几个吵得最凶的女人闹! “笑话!我郑元龙一生行的直坐的正,我闲着没事偏袒学生干什么?你们能不能讲点道理?”郑元龙怒道。 “什么叫不讲道理,我们说错了吗?打人不是事实吗?” “那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赔医药费!开除那个打人的学生!辞退这个不会教书的老师!”前面那泼妇掐着腰很是过分的叫道。 “对!赔医药费!” “开除了他!” 郑元龙嘴角冷笑一下,淡淡道:“你们的要求太过分,我不能答应!” 这不是扯淡吗?人又不是学校打的,学校凭什么赔钱,学校是慈善机构吗? 至于开除刘伯阳,那也要等把他叫来了,把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了再说,就算真要开除,也得当面让刘伯阳知道才行!你见过哪个学校啥话不说连通知都没有,就稀里糊涂的开出一个毫不知情的学生的? 至于辞退方语嫣,那就更是荒谬了,郑元龙不是老糊涂,他当然知道这里面方语嫣根本连一点一毫的干系都没有,刘伯阳那样的小子,连自己都管不了,更别说方语嫣了。 “什么,校长你还讲不讲理?你们凭什么不赔医药费?你们凭什么不开除他?”那泼妇扯着嗓子尖叫道。 真不知道这位是哪个学生的家长,那学生真算是有个好娘亲。 “对不起,我办不到,如果你们这么不说理的话,对不起,我没时间跟你们耗,我还有公事要办,恕不奉陪!方老师,随我进去!”郑元龙说着,就要打开校长室的门,先让自己两人进去再说,懒得理这帮素质低的人。跟这他们继续争论下去,是一点意义都没有!郑老头子才不生这个窝囊气呢! “你走?你往哪走……” 前面那个泼妇刚要拉住郑元龙,忽然走廊的楼道口传来一个冷巴巴的声音:“谁说不行的?各位家长放心,我来做主,医药费该赔就赔,那个姓刘的小子我开除定了,至于他的班主任,我明天就不会让她来上班!” 走廊的另一头,肥头大耳的何巨雄忽然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