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查!!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七章 查!!

第一百八十七章查!!“吴天兄,那个该死的杂种,叫什么郑凡尘的,你真的让他跑了?”特护病房外面,杨林贺小斌老猫等一群兄弟环立在走廊中,看着吴天问道。 吴天脸上的表情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但闻听此言,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愧疚,赧颜道:“是,都怪我大意了,天黑没看清楚,没能斩草除根,实在是办事不利,对不住小哥几个啊。” 旁边红珊瑚看他一眼,心下微微有些唏嘘,但却没多说什么。 “呵,吴天兄哪里话啊,你没当场宰了那个畜生,对我们来说真是最好不过了!那杂碎找人把阳哥砍的这么惨,我们兄弟要是连他的面都没见着,就让你给整死了,我们到哪说理去?吴天兄这次帮了我们兄弟这么大的忙,实在感激不尽!我代兄弟们谢谢你!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了。”杨林碾牙笑道。 吴天原本以为杨林几个听完自己的话后,少不了一番怪罪,可是谁知这群兄弟听他说完,根本连一丝一毫要责备的意思都没有! 这倒让吴天更加觉得过意不去了,想了想,他继续补充道:“多谢小哥几个大量!另外我告诉你们,我这次除了打听出幕后的黑手是郑凡尘之外,还打听出有一个叫花蛇的家伙也参与了此事!小哥几个要是想摸清郑凡尘逃到了什么地方,不妨从这个花蛇身上下手!” 这是一个爆炸性的信息! “花蛇?”杨林满脸震惊的问道。 “是啊,这次的事多半与那家伙有牵连,我还想问小哥几个认不认识这家伙呢,刘伯阳这次遇袭的一部分原因,就是花蛇搞的鬼,是他联系的郑凡尘!”吴天说道。 “唰”的一声,杨林扭过头去,冷冷的盯着崔国栋和老猫,那眼神直刺骨髓,令人彻骨生寒! 老猫和崔国栋也震惊坏了! 花蛇?那杂碎不是死了吗?自己亲手砍了他一条胳膊,还把他扔进了河里,难道那***在那种情况下都还能活下来? “我想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办的事!嗯?”杨林寒声看着二人,“你们两个先前是怎么跟我打的包票?不是说全都办妥了吗?这叫办妥吗?你俩才来市两年,就他妈逼手软到连杀人都不会了吗?” 老猫和崔国栋被杨林训的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都忍不住红着脸懊恼的低下头去。其实根本用不着杨林说,他们自己心里就一万个后悔了! 还真他妈逼祸害活千年啊!那混蛋当时被整的那么惨,居然还有命活?! “二哥,花蛇是谁?”高震飞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此刻看到杨林的脸色,好像除了自己和虎子之外,杨林国栋老猫三个人全都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自己没听说过? 杨林这才想起中午生劈花蛇的事儿还没来得及跟大飞和虎子说,当下只好一切从简,从中午宋千夏被抓走开始,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粗略跟这俩人说了一遍。 高震飞听后同样也是暴怒不已,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胆大包天的人,都惹到阳哥头上来了! 下一刻,他也把冰冷的目光望向了崔国栋和老猫,虽说这两人也不是有心放跑花蛇的,可如果他们当时手段再辣一点,再干净利落一点,阳哥此次的劫难不就不会发生了吗? 高震飞的目光再一次把老猫和崔国栋看的脸颊发烫,无地自容! 干他大爷,当时自己两人是不是傻逼了?没亲眼看到花蛇断气,走个逼啊走! 这边老猫心里更是悔恨不已,当时是他拉着人家崔国栋走的,崔国栋原先还想去确认一下花蛇到底死没死呢,都怪自己自负毛躁,把老六也坑了! “二哥,四哥,你俩啥别说了,我老猫知错了,我对不起阳哥!我他妈现在就去找出花蛇斩草除根,我要是剁不碎他,我就不回来!”说完老猫红着眼睛扭头就走。 “还有我!我也去!这次我要亲手扒了那个畜生的皮!!”崔国栋咬着牙说完,扭头也准备走,刚喊了一句:“猫哥,等我……” “给我站住!!”忽然,杨林断冰切雪的冷喝传进了二人的耳朵里,“你们两个还去个屁!脸都让你们丢尽了!都给我滚一边反省去!这次我亲自出马,用不着你们!” “二哥,给我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崔国栋皱了皱眉头,看着杨林的脸色,怯怯的说道。 “狗屁的机会!我实在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你们两个埋下的祸端,把阳哥害成这样,你们还有脸去吗!”杨林喝骂道。 老猫和崔国栋不得不再一次低下了头,闷声不语。 出来混,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站稳! 杨林的话虽然句句犀利,句句难听,但却没有一句不是属实!要不是自己二人的疏忽,怎么会把阳哥害成现在这步田地? 这两人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可怜巴巴、羞愤无比的任由杨林当头喝骂。 “就是,不是我说你们,都什么时候了还粗枝大叶的,你们两个知道那花蛇现在在哪吗?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你们以为拿着刀到处乱找就能找到他吗?想事情动点脑子好不好!”贺小斌也跟着走上来喝道。 最近贺小斌跟这群兄弟在一起的时间更少,花蛇的事他更是一概不知,也是刚刚才听杨林说起。可是他的脑子却比崔国栋老猫转的快多了,临危不乱,时刻保持清醒! 冲动能解决什么问题?难道你带着一腔怒火到处找人,那花蛇就能自己送上门来让你砍吗? 崔国栋和老猫这下子又被噎的没话说了,心中再一次自责,自己这冒失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旁边吴天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上来对着杨林说道:“其实,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在他们身上,花蛇只不过占了其中一小部分的原因,那个叫郑凡尘的还有他自己的目的在里面!你们也不必过分苛责他们二人。” “其他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杨林皱着眉头问吴天。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需要你们去查啊!我现在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儿罢了。”吴天解释道。 “不管了,反正一切跟此事有关的人,都得死!”杨林恨声道,“老三,查!让你的小弟们不用去打问是谁害的阳哥了,除了这家市中心医院外,市大大小小所有的医院诊所都派出人去查清楚,花蛇到底在哪!”杨林不用吴天多说,也知道花蛇现在必定住在哪家医院里,那家伙差点被淹死,还丢掉了一条胳膊,此刻不在医院里躺着才见鬼了! “没问题。”贺小斌也不迟疑,走到旁边几步就拨了电话,冷声道:“喂,是我!传我的话,让堂下所有的兄弟都给我出动,把市大大小小所有的医院诊所都给我查一个遍!务必翻出一个绰号花蛇的人,查出来了重重有赏,查不出来家法伺候,一个小时之内要是没有消息,所有人严惩不贷!”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