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该杀不眨眼,该宰不含糊!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八章 该杀不眨眼,该宰不含糊!

第一百八十八章该杀不眨眼,该宰不含糊!贺小斌挂完电话之后,一群人重新走回了病房。此时宁叶琪和宋千夏两个人正趴在刘伯阳床边,哭得眼睛都肿了,孙小柔轻轻握住刘伯阳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打湿了刘伯阳整个手背。 但她却不敢哭出声来,医生说刘伯阳需要安静,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惊扰了他,但是看着白天还在自己面前生龙活虎的刘伯阳,现在虚弱成这副样子,她怎能不心疼! 另一边,宋千夏呆呆的坐在那里,两只小手无力的绞动着,咬紧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哽咽出声,她心里除了无尽的悲痛,就是无比的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太不懂事,没放学就到处乱跑,还笨呼呼的走出了校门,那么也不会凭空招惹花蛇的注意,更不会被他绑架而走,最后使得阳哥火急火燎去救自己,再接下来就发生了这样一连串的事…… 小颖坐在一边也是不停的红着眼睛啜泣着,同样的,还有刘小曼、刘莎莎…… 只有赵嘉怡一个人呆呆的坐在一边,望着熟睡的刘伯阳出神。她不是不想哭,而是不敢哭,也没有身份哭,没地位哭…… 现在这个屋里实在是太压抑了,简直就不适合男人进!到处都是女孩子的哭哭啼啼声,让人一听就心烦意乱。 杨林等虽然进来了,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眼前这些女孩子都是刘伯阳至亲的人,他们做兄弟的还没有糊涂到胆敢指责她们的地步! 门外,康梁乐光齐海三人,向着里面望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先悄悄离开。 现在这事儿已经由市长刘镇江亲自出面,像他们这种小喽喽是无论如何也插不上手了,既然如此,再留在这里就只能徒增笑话,相信钱大队那边很快就会有一套新的解决方案。于是他们也不再迟疑,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悄悄的离开了。 刘镇江刘镇海兄弟俩以及他们的两位夫人,到现在还没有上来,估计正在秘密商量刘伯阳这件事的善后问题吧。 杨林等人也是聪明人,不去打搅他们,反正有他们在,那些棘手的事情就用不着自己这帮人去处理,自己这群当兄弟的,当下最紧要的就是先找到花蛇,替阳哥解决了第一个仇人再说! 正当杨林等人在屋里被一群女人搅的烦躁不已的时候,忽然贺小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他手下一个小弟打来的。那小弟在第一时间传来喜讯,已经有了花蛇的消息! 不得不承认,霸王堂如今的实力就是庞大,旗下耳目众多,诺大的市,茫茫人海何止百万,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就能查出一个人的踪迹! 当然也可能是巧合,花蛇那家伙也有点太不小心了。我们知道在外面混社会的人,如果受了伤,在很大情况下都是不敢去正规医院的,万一被别人查出了自己老底就完蛋了!所以他们通常会选择一些私人的诊所来治伤。 此刻花蛇就是如此。尽管断了一臂,差点血液流尽而亡,但他仍然没有去一些大医院急救,而是让李冬阳等人将他送去了华南街一个有名的私人诊所。那里有个徐年半老的女医生非常出名,不但医术高超,而且骚媚入骨,半医半卖,一向以收小混混们的黑钱为生。 也正因如此,霸王堂的小弟们才把搜查的第一站锁定在了那里,没想到这一查竟然还真查到了! 大概花蛇自己也料定刘伯阳必死,没有人会查到他的头上去,所以才选了这么个“名声在外”的地方吧。 既然得知了这个消息,那就好办了。 华南街离此处并不远,开车的话也就十分钟就能到,杨林等人立马就不再耽搁,也没跟里面的女孩们说什么,直接掉头就走。 男人的事儿就要由男人来办,不该女人插手的时候,有些事该瞒就瞒! 虎子第一个跑下去开车,贺小斌本想开着自己那辆奔驰去,可是想了想觉得有点太扎眼,而且跟兄弟们不走一路也不太好,所以最后还是跟兄弟一起上了那辆面包。 这是有史以来九龙社团除了刘伯阳之外,在市的六位兄弟第一次聚在一起行动,一群人很容易就找回了当年在h县那种辣手屠门的感觉。 他们做事向来讲究雷厉风行,该杀不眨眼,该宰不含糊,没有一个人说废话。由虎子驾车,其他人纷纷扎了进去,虽然车内稍微有点挤,但是却没人在乎,这他妈是去砍人的,不是去享福的! 虎子开车向来很飙,在医院里面还有所顾忌,开的比较稳重,可是当出了医院之后,那直接就是玩命的开了! 面包车蹿的如风如箭,迅疾如电,威猛无匹!它每前进一秒,就意味着某个人的生命在缩短一秒! 而此时华南街的那家私人诊所里,花蛇心中也一直在忐忑着:照理说这个时候李东阳那家伙早就该回来向自己汇报情况了,那混蛋怎么还没回来? 他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不会的,应该不可能! 这次的事儿是郑凡尘亲自出面,怎么可能出意外?一定是李东阳那小子“贪玩”,一伙人干完事儿之后,被郑凡尘带出去“嗨”去了。 嗯,应该是这样的。 花蛇不停的用这些话催眠自己,努力强迫自己平定下心神。说实话今天中午他刚刚面临了死亡,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心有余悸,他实在是怕了,一点一滴的不寻常,他都感到风声鹤唳。 “蛇哥,您怎么了?燕儿妹妹这么努力,您怎么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呀?”花蛇旁边,一个甜得发腻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一个像狐狸精一样骚到骨头里的女人,此刻上身穿着一件纤细的吊带衫,露出消瘦的肩胛骨,借着屋子里昏暗的光线,显得别具诱惑!胸前两对饱满的丰盈仿佛要撑破短衫挣脱出来,又大又鼓,前端两朵蓓蕾骄傲的耸立着,引人垂涎。她下身套了一条仅仅裹住大腿根的蓝色热裤,露出两条雪白娇嫩的大腿,白皙的玉脚上是一双蓝色的人字拖,与下身热裤搭配的相得益彰。五官算不上绝美,但也是中上乘之数,只不过那妆化的实在太浓了点。 花蛇现在躺的这间房子是整个诊所中最隐蔽的一间,都毗邻药仓了。像他这种油滑到极致的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会把自己的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选择那种平时根本不易被人察觉的地方藏匿和扎身。 别说现在是晚上,就算是白天,这间屋子里也很少会有光线照射进来,此刻屋子里只燃着一盏六十瓦的昏黄灯泡,照得整个屋子影影绰绰,昏黄蒙蒙,很有点几十年代那种老房子的感觉。 别看花蛇自己不能动,那只断臂到现在都缠着厚厚的绷带像个木乃伊,但是他向来都是典型的色鳖,只要还活着一口气儿,就绝不能不玩女人。 此刻他身边除了这个叫胡娇的女人在他旁边帮他剥水果吃之外,下身还有一个做的正投入的名叫燕子的妖艳女人,正在用小嘴替他做那活儿,只不过任凭燕子怎样努力,花蛇就是不肯发射,搞的她小嘴都快吸的麻木了。没办法,谁让花蛇刚才确实心不在焉呢? 这两个女人都是李东阳临走之前在这华南街给他找来的有名的野鸡,此刻燕子听完胡娇的话,也跟着抬起头来嗔怪道:“就是嘛,蛇哥,人家好累哦,舌头都肿啦!你坚持的时间也太久了吧!呵呵,实在不行,让小妹用下面的‘小嘴’替你解决如何?”这燕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故意引诱般的眨了一下眼睛。 花蛇看着她邪邪一笑,抬起脚,用脚趾按了她那饱满的胸脯一下,挑逗道:“浪货,湿了?” “哎呀!蛇哥你好讨厌哦!怎么那么说人家?人家是为你着想嘛!你都忍了那么久还不肯泄火,不就是为了占人家更大的便宜嘛?呵呵,人家给你就是了嘛!”燕子口是心非的掩嘴娇笑,明明自己也动了春心,却不想开口承认。 一边说着,她一边站起身来,脱掉高凉鞋,褪下了自己那条乳白色的比基尼样式的小裤裤,然后直接光着两只脚丫子踩到床上来,提起超短裙,对着花蛇的下身就坐了下去,想玩个观音坐莲。 “嘿嘿,蛇哥有福了,燕子妹妹的活儿可是很棒的哦!您就好好享受吧!”旁边胡娇一边将一只刚剥好的香蕉递到花蛇嘴边一边笑道。 花蛇没有说话,只是淫秽一笑,正准备舒舒服服的迷上眼睛享受一番,忽然他听到诊所外面“嘎”的一声,乍然传来一声刹车的声响。 花蛇猛的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紧眉头冷声道:“有人来了!胡娇,赶紧去外面看看是谁!”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