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好辣的手段,好狠的心!!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好辣的手段,好狠的心!!

第一百八十九章好辣的手段,好狠的心!!胡娇看到花蛇的面色一下子变的如此惊慌,当下也是紧张的要命,忙不迭的点头“噢”了一声,然后扭头就朝着外面跑去,谁知跑得太急,不慎跑丢了一只拖鞋,吓得立马又单脚跳回来,趿上之后继续往外跑。 花蛇看的直皱眉头,女人果然也就是玩玩还行,一到关键时候就拖后腿了! 而那原本想坐到花蛇身上的燕子也吓坏了,一下子就从花蛇的床上跳了下来,一边惊慌的穿衣服一边披头散发的问:“蛇哥,是谁啊?” 花蛇冷冷的看她一眼,道:“没你的事儿,你紧张个屁啊!”心中忽然有些懊悔,自己真他妈该多留两个小弟在身边的,一到紧要关头,这些女人就是靠不住啊! 此时的医务室门外,那辆面包车刚刚停下之后,瞬间就有四五号人拉开车门冲了下来,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把开山刀(这些开山刀都是高震飞提前就在车座下面藏好的,为的就是在这种紧要关头拿出来用!),只见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零的彪形大汉冲在最前面,身后带着一群同样杀气腾腾的人,直接大步流星的冲了进来。 就诊间里原本有一男一女正躲在桌子后面搞猫腻,那男的刚把手伸进女人的职业套裙里想抚摸她的大腿,忽然发现有人冲进来,吓的立马抽出手来闪到了一边,满眼惊愕的望着门外来人。 这男的只是华南街一家理发店里面的店主,而那徐年半老却风韵犹存的女人,正是这家诊所的主人黄凤英! “你们是……”黄凤英也吓坏了,她是第一次应对这样的局面,以前虽说有不少混混来找他“玩儿”,也没少在她床上吹嘘那些杀人放火的狠辣事,可她大多都是一笑了之,权当个乐儿听听也就罢了,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遇上这样的一天! “咣”的一声,老猫的开山刀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劈进了黄凤英身前的桌子上,霎时间入木三分,把整张桌子劈的裂开一条大缝! 黄凤英吓的“啊”的一声发出尖叫,双手抱头身子一扭就贴在了墙上,张皇的问道:“诸位小哥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 “去你妈的,叫大爷!”老猫碾着牙吼道。 “大、大爷……”黄凤英岂敢不从,慌忙改口。 “老子问你,***花蛇是不是在你这儿?”老猫喝问。 “花蛇?”黄凤英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心中稍定,还好还好,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老猫没打算跟她废话,直接大步走上来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吼道:“问你话你就老实说!敢多说半个字儿,别怪老子刀上无眼!” 黄凤英被他扯的大叫一声,披头散发忙不迭的求饶道:“我说我说!他在我这儿,他就在后面病房里输液……” 她话还没说完,老猫揪着她的脑袋“砰”的一声,往墙上狠狠一磕,一下子就把黄凤英磕的双眼翻白,连呼痛都来不及发出,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双腿叉开,春光大泄,白色的底裤全部无遮无拦的袒露出来。 老猫对着地上的她恨恨的啐了一口,这婆娘居然有胆子给花蛇看伤,这不是诚心跟自己这群兄弟做对吗?这样对她算是便宜了她! 从黄凤英口中知道了花蛇的藏身之所之后,杨林老猫等人立马就朝着里面的病房冲去。 而这时候胡娇刚好冲出来看到了这一幕,捂嘴不及,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尖叫,还没等来得及躲闪,虎子已经冲上去一巴掌将她狠狠扇在了地上,只听“啪”的一声,胡娇嘴角当场就见血,直接滚到一边,撞到桌子腿上就昏了过去。 别怪老子们不懂怜香惜玉,无论是谁,但凡是跟花蛇有关系的,都是这种下场!! 一群人冲进去之后,刚才那企图揩黄凤英油的那个理发店男子,早就被眼前暴力的一幕吓得裤子都尿湿了,万幸杨林等人对他这样的窝囊男人,连看都不屑看上一眼,这才没收拾他,他吓得就像捡了一条狗命一样,慌慌张张的拔腿就跑了出去。 就诊室后面那条阴暗逼仄的走廊里,只听“咣”的一声,崔国栋一脚踹开了旁边一间病房的门,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不是这间?那就下一个! “咣”的又是一声,这次是杨林一脚踹开了一间病房的门,里面原先有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发高烧,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动不了,乍然听到房门被踹开,她“腾”的一下子坐起身来,仰卧起坐做的那叫一个标准,一把拔掉自己手腕子上的针头,满眼惊惧的望着杨林等人。 杨林淡淡瞥了她一眼,没多做理会,继续走向下一间! 那妇女见杨林等人走了,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发高烧,于是两眼一翻,继续躺回床上哼哼唧唧了…… 黄凤英开的这家私人诊所规模虽然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这条走廊里共有九间单独的病房,老猫崔国栋等人一脚一脚的踹开走廊两侧的四个,都没找着,最后就只剩下对面那一间了。高震飞毫不迟疑,冲上前去飞起一脚,将整扇木门都一脚踹了下来,刚冲进去,忽然迎面冲上来一个血流满面披头散发的女人,张开双手就朝他扑了过来! 高震飞大惊,这房子还***闹鬼?可自己这群兄弟本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岂能被这个吓住? 在那电石火花的时刻,高震飞瞬间跳起来一个横扫腿,“啪”的一声就将那冲上来的女人一脚踢到一边去,顿时整面墙都溅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 后面老猫崔国栋等人也是有些惊讶,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女人?怎么弄得这么吓人? 定睛一看,只见那女人撞到墙上后就歪歪斜斜的顺着墙倒了下去,最后整个身子坐在了地上,歪着脖子邪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林等人。 那双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惧,又充满了不甘! 这女人正是几分钟之前还活生生的想要取悦花蛇的燕子,可是此刻的她早已没个人样,鬼也没她吓人! 浑身上下不知道被划了多少刀,衣衫褴褛,胸口,胳膊,手臂,脸上,腿上,全部都是阴毒的刀伤! 脖子上一道猩红的刀痕最是触目惊心,这才是致命伤,此刻鲜血正从里面汩汩的往外冒出…… 原来在刚才那间不容发的时刻,花蛇第一时间从床上跳了下来,不顾自己左臂伤口重新撕裂的剧痛,右手猛的抓起一把尖刀就冲上去割断了猝不及防的燕子的脖子,燕子根本就没来得及反抗就发不出声音来了,被扑到后,双手绝望的抓着花蛇的衣服拼命的撕扯,但她却什么都做不了了…… 花蛇在她临死之前,直接活生生的给她放血,拿着刀在她身上左划右划,划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刀伤,直到最后鲜血把她染成了血人! 当高震飞一脚踹开门的时候,花蛇猛的拽起还残留着最后一口气的燕子,把她直直的向着高震飞那边推了出去,想借燕子这堪比女鬼的恐怖,暂时唬住高震飞等人,给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 没想到这一招儿却没怎么奏效,高震飞只被唬住了短短几秒,然后直接一脚将燕子踹开,而那个时候花蛇刚好才拉开了病房对面的窗子跳出去,他终究没逃过高震飞的眼线! 高震飞立马就明白刚才这一幕是窗外那企图逃窜的家伙故意搞的鬼,真他妈好辣的手段,好狠的心! 当下毫不迟疑,大步当先的就追了出去,大喝一声:“狗杂碎哪里跑!老子今天非他妈活剥了你!!”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