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报应!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章 报应!

花蛇这一下可算是无处可逃了,原本刚才杀燕子的时候,他左胳膊的刀伤就再一次撕裂开来,皮开肉绽,鲜血殷红,染湿了整条绷带,此时又这么没命的逃跑,虚弱的身子哪里还承受的住? 他虽然拼尽全力的想跑,可最终也只是踉跄了几步,脚下一绊就趴在了地上,这一次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高震飞在第一时间冲了上来,冷笑一声,手起刀落,毫不留情,直接将开山刀扎进了花蛇另外一条胳膊,疼的花蛇大叫一声,两眼一白差点晕过去! 一天之内连断两臂,而且还是分开在不同的时间段,这是何等的折磨与痛楚! 高震飞一脚踩在花蛇的脑袋上,冷笑道:“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老子原本觉得自己够狠,可跟你比我还差远了,杀个女人都费这么大劲,你他妈心可真够黑的!” “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花蛇不认识高震飞,还残留着最后的念想吼道。 “呵呵,不认识四哥?那我们几个你总该认识吧?” 后面又有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瞬间,花蛇整个身子都是剧烈的一抖! 他听出来了,这是那个死神的声音!! 自己果然没猜错,果然是刘伯阳的人找上门来了!李冬阳和郑凡尘那两个混蛋到底是怎么办的事!难道那么多人出马,都没有将刘伯阳的人彻底整死吗? “想不到啊,居然真的是你,你这家伙的命还真是够硬的。”崔国栋笑眯眯的蹲下身,直视着花蛇说道。 千万不要以为崔国栋现在是满面笑容就不可怕了,相反,他这种猫戏耗子般的微笑才最是吓人!花蛇清楚记得中午崔国栋表现出来的那些狠辣手段,当下就被吓得头皮发麻,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呵呵,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既然有胆子找人砍我大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难道自己心里还没数吗?”崔国栋冷笑道。 “不、不是我找的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花蛇这个时候还想撒谎掩饰。 “哟,还敢撒谎?”崔国栋揶揄道。 “没……真的不是我干的啊……”花蛇知道自己不承认或许还会死的好受一点,一旦承认了,那不被活活薄皮抽筋才怪! “老六,让开,让我来吧。”杨林忽然走到跟前,对着崔国栋说道。 “嗯!”崔国栋应了一声,转而又对花蛇说道:“记得哦,一会儿我二哥问话,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然老子我可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说完又眯着眼睛看了花蛇一眼,这才晃悠着肩膀走到了一边。 “花蛇是吧?真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肯老实回答,我或许能考虑让你死的稍微好受一点,听懂了吗?”杨林倨傲的站在花蛇的眼前,淡淡道。 “你、你们可不可以不杀我?”花蛇看着杨林那死神一般的神情,忽然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冰冷,乞求的问道。 “你说呢?”杨林冷笑着说完,手上一狠,尖刀猛的向下一插,不偏不倚,一下就把花蛇一只耳朵给硬生生切了下来! “啊!!!”花蛇撕心裂肺的惨嚎一声,由于胳膊被高震飞的开山刀死死定住,他动也动不了,只能拼命做着摇头的动作,企图甩开左耳那火辣辣的痛入骨髓的疼楚! “你每多说一句废话,老子就削你一刀,千万记好,老子只听有用的。第一个问题,砍阳哥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找的?” 花蛇疼得龇牙咧嘴,哪里还有闲心回答杨林的话,此刻一张嘴已经不受控制的咧开,里面那恶心的唾液像癞皮狗一样涎淌下来。 “不肯老实说?”杨林冷笑一声,正准备继续用刀削他,忽然那边高震飞手里拿着一枚硕大的注射器走了过来,淡淡道:“二哥,让我来吧。” “你这是从哪找来的?”杨林有点哭笑不得问向高震飞。他已经猜到了高震飞拿这针头来的目的,不得不承认,还是老四会整人啊! “里面!”高震飞指了指身后不远处一个存放药品的小型仓库。 “里面装的什么药?” “不知道,管他呢,我就不信这一管子给他推进去,他能好受。”高震飞邪笑一声,将手中那支硕大号注射器的活塞慢慢向上推,直到最顶端的针头里滴出药液来,他才心满意足的收手,然后朝着花蛇走了过来,蹲到他的旁边,淡淡道:“虽然割了你一只耳朵,但你另外一只还没聋吧?想装犊子不回话?那就别怪老子不留情,来,先尝尝这个。”高震飞说着,直接将那只巨大的注射器针头,一下扎进了花蛇的肩膀里,然后狠狠的就将一管子不明药水都给他打了进去…… “啊!!”花蛇绝望的哭喊再一次传来,随着那股药水的推进,他半片肩膀瞬间变得冰凉发麻,整个身子都哆哆嗦嗦的发起抖来。 “嗯?这个好玩儿,猫哥虎子,咱们也来试试!”崔国栋笑着咋呼一声,然后也朝着那边的小药仓跑过去,没多会儿的功夫,果然也拿着一根注射器走了出来。 地上花蛇彻底吓坏了,见过折磨人的,没见过这么折磨人的!这不是诚心拿自己当药罐子吗!! 他颤抖着身子向着杨林摇尾乞怜道:“别、别折磨我了……我说……我说……郑凡尘……是我找的……是我让他……替我……报仇……收拾刘伯阳……” 也不知道高震飞打的究竟是什么药,如此厉害,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花蛇的舌头都麻了,话也断断续续说不清楚。 “很好。第二个问题,你找的那个郑凡尘,是不是郑滨的儿子?” “是……是……” “他现在在哪?” “我……我不知……知道……啊!!”话还没说完,崔国栋那第二针已经扎了进去,第二管子来历不明的药水硬生生打进了他的身体里…… “你最后的机会了,再问你一遍,郑凡尘现在在哪?或者说,他住在哪儿?”杨林冷冷问道。 “我……**……你们……祖……宗!……你们……这么狠……会遭……报……报应……的……” “呵呵,要遭报应的也是你,这叫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跟你学的啊!”崔国栋笑眯眯道。 花蛇只剩下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粗气的份儿,他已经是不行了,刚才被杨林和高震飞一人一刀放了那么多的血,以他这虚弱的身体而言,已经是极限!现在身体里又凭空注进了两管子来历不明的药水,他就是不想死也活不成了。 “谁说的啊!我老猫就是仁慈的!哪像你们那么狠,给人家胡乱打什么药?多么难受啊!你们看我,我这一管子就是空的!蛇哥是吧?你可千万要忍着点儿啊,我听人家说身体里打进空气去是会抽搐抽到死的,你蛇哥这么英明神武,到最后可别死得那么难看啊!”老猫说着,果然拿着一支巨大的空管注射器走了过来。 地上花蛇两眼一白,恨不能早点死就好了!可千万别再活生生受这些非人的折磨,老猫的这句话,气也气死他、吓也吓死他了……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