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回忆!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一百九十四章 回忆!

第一百九十四章回忆!“伯阳的情况怎么样了?”刘天龙面无表情的看了刘镇江二人一眼,不冷不热的问道。 他的声音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就是寻常老者的声音,可是不知为何,一旦发出来之后,整个都带上了一种居高临下不容杵逆的霸道气息,让人一听就不敢正视他的双眼,只能低下头恭敬作答。 别看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两个亲生儿子,商界政界都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可是面对他的问话,竟也骇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如果换作其他胆子不过关的人,保准光吓都吓瘫了! 刘龙王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压迫力,可见一斑! “医生说……已经初步脱离了危险……” 暴怒的刘天龙是最可怕的,这一点刘镇江和刘镇海都知道,所以他们此刻就连说话都得三思而后说,生怕一个不小心刺激了老爷子,那就有他们受的了! “我不听废话,初步是什么意思?是老子教的你说话说一半吗?要说就说完整了!”刘天龙冷冷道。 “嗯,爹,你消消气,伯阳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医生说他只要在接下下来的二十四小时之内能醒过来,以后就会安然无恙了!”刘镇江小心翼翼道。 “放屁!还没醒过来能叫没有大碍吗?少他妈糊弄老子,去开门!”刘天龙冷冰冰道。 “是!”刘镇海应了一声,此刻哪里还有平日那种驰骋商场的霸气,就像天底下最听话的儿子一样,老老实实的走到那边,打开了刘伯阳特护病房的门。 刘天龙也不耽误时间,直接带着人阔步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爷爷!”刘小颖看到自己的爷爷走过来,一下子张开双臂跑了过来,扑进了刘天龙的怀抱里。 刘天龙也只有面对自己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孙女儿,才微微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他轻轻摸了摸刘小颖的额头,淡淡道:“小颖不哭,爷爷来了,给你哥哥做主!” “嗯。”小颖哑着嗓子应了一声。 刘小曼和刘莎莎两人此刻也都是呆呆的站了起来,紧张无比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她们从小没有生活在刘家湾,所以对待刘天龙的感情不及小颖那样深厚,她们对待这个爷爷,畏惧之心更多过依赖。毕竟刘天龙这些年确实是忽略了照顾自己的孙子女,感情上难免有罅隙。 这一点他就不如崔八卷做的好,崔八卷在自己的儿女子孙面前那是典型的模范老头,见到谁都是慈祥无比笑呵呵的,所以崔国栋小时候没少在他怀里捣蛋使坏,没少拔他的头发和胡子。如果换作了刘伯阳,估计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 刘镇海打开门之后,刘天龙直接就带着一群人走了进去,临进门之前,他扭头看了看排椅那边坐着的几个女孩,见宋千夏孙小柔赵嘉怡都是呆呆的望着自己。 老爷子什么话都没说,多少也能猜到里面有哪一个是自己的孙媳妇,但是此时此刻也没心情去过问,先去看看自己的孙子要紧。 此时的刘伯阳仍是紧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那张大病床上,鼻子中还差着氧气管,胸口肩膀上都缠着绷带,面色无比苍白,就连嘴唇都没有多少血色,眉头微微蹙起,仿佛在做着什么缠绕着他的噩梦。 刘天龙一看自己的孙子被伤成这副样子,胸膛中那颗多少年来都不再泛起涟漪的矍铄雄心,竟然在一瞬间就狠狠的揪疼了! 就连眼眶之中,都微微有些发酸,竟然有浑浊的热泪忍不住想要盈满出来。脑海中关于这个活蹦乱跳的孙子儿时的记忆,一瞬间冲击了脑海! …… “嗨,老头子,今天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是不是心里有啥事儿?跟我说说嘛,看看我能替你出主意不?”刘家湾的院子里,年仅十一岁的刘伯阳看到自己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竟然像个小大人一样,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跑过来劝慰自己。 当时自己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叱道:“你这么小,你懂个屁!” “靠!好心当做驴肝肺……”刘伯阳小声嘟哝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开了。其实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刘天龙已经看到了刘伯阳眼中那一闪而逝的落寞,自己的话,却了他的好意不说,更重要的是,不小心伤了他的自尊心…… …… “你个小兔崽子!我把你送到学校里,是想让你给我好好念书!你他妈整天就知道给老子惹事生非吗!”那一次,刘伯阳又在松口中学惹了祸,打了不少人,被老爷子知道了,刘天龙直接从屋子里拎着哭丧棍就冲了出来,作势要打断刘伯阳的双腿! 吓得刘伯阳一边跑一边哇哇大叫:“老爷子老爷子是人家先惹的我!你别撵我了行不行?是你说刘家的人不能让人家欺负的!”一边说一边吓得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院子门外。 可是当时刘伯阳却没注意到,刘天龙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一下子就愣在了院子里,不再追了。老爷子心中忽然莫名泛起了一股凄凉之意,这小子从小到大爹娘都不在身边,实在是孤独怕了!自己这个当爷爷的整天也是对他不管不顾,他除了自己保护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受了欺负,也只能自己去找回来,他不想一个人没出息的躲在黑暗里哭…… …… “伯阳,跟爷爷说说,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啥?”那一晚,老爷子坐在院子里乘凉,而刘伯阳则趴在石台上看星星,爷俩史无前例的交交心。 “我啊?没啥大愿望,我将来只想挣很多很多的钱,找很多很多的美女当媳妇!”刘伯阳看着天上的星星无遮无拦的说道。 “呸!瞧你那点出息!你要那么多钱干啥?” “嘿嘿,就是想要,你管我!”刘伯阳笑道。 刘天龙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 可是忽然,刘伯阳又重新把头转了过来,对着刘天龙说道:“老头子,将来我要是有了钱,我肯定拿出一大半来孝敬你,给你养老,我说话算数!” “哼,老子缺你那点钱?”刘天龙一听,心中忽然感到了莫大的安慰,但还是冷巴巴的说道。 “你有,那是你的。但是我给你,那是我的心意啊……”刘伯阳表情认真的说道。 他丝毫没有怪过自己这些年来的狠心,他的内心里,是真正把自己当他的爷爷、当他至亲的人看!! …… 记忆的画面纷至沓来,刘天龙越想,心中就越是酸涩滔天,不是滋味!眼前自己那嘻嘻哈哈的宝贝孙子。竟然被人伤成了这副摸样,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没有完全罗脱离危险!这怎能让他不生气,不心疼! 半晌过后,只听刘天龙转过头来恨恨的问道:“你们有没有查出是谁干的?”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