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风卷残云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三十章 风卷残云

第三十章风卷残云二年级那群人彻底被吓破了胆了,脚下一个没出息,都纷纷向后退了一步,已经做好跑路的打算了。 开玩笑,面对这么个煞星,谁还敢上去打?那可是活生生的找死啊! “老五,把刀收起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么多人看着,别闹出人命来。”高震飞淡淡说道。 “中,听四哥的,就这帮王八羔子,还真脏了爷爷的刀。”老猫冷笑一声,又把菜刀别进了后腰里。然后一个冲步,如猛虎下山一样冲向了二年级一群人! 二年级那群人哪里想到一个这么人高马大的人移动速度还能这么快,最前面两个直接就没反应过来,直感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下一刻就是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剧痛,被老猫那蒲扇一般的巴掌一巴掌扇出了三米多远,其中一个脑袋磕在马路牙子上当场就见血。 老猫可不管这个,几个大冲步又杀到了前方,胳膊肘子轮的跟风车一样,风卷残云一般,仿佛收割麦田的大力收割机,马骝利索,几下子又干翻了不少,二年级一群人看到这位好汉这么生猛,属他妈滚刀肉的,那真是吓得连胆汁都流出来了,纷纷叫嚷着调头就跑! 跑?你妈【逼往哪里跑? 老猫胖是胖了点,但身手绝对是矫健的,如果光有蛮力,他也当不了九龙社团的老五! “啪”的一声,又有一个不幸的家伙被老猫扇了个不省人事,提起来一下子就扔到了一边,老猫扭了扭脖子,阴嗖嗖的眼神淡淡瞄了其他的二年级一眼,寻找下一个目标! 就在这几乎一眨眼的时间之内,老猫已经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打翻了七八个人,而且个个都不是轻伤! 晕,这架还有的打不?还让人活不!! 其他的路人们,包括远远坐在车里的千金小姐宁叶琪都被这位好汉那雷厉风行的手段吓住了,他们心里除了震惊,竟然隐隐还有一种过瘾、出气之感! 他们今天终于看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猛男,一个人赤手空拳,打的几十号人屁都不敢放一个,活生生丧门神下凡! 大街上驻足观看的人越来越多,没办法,这可比武打片爽太多了,许多男人都被吊起了心中那压抑许久的热血,许多女人目光灼灼,也都迸发了那种对英雄的渴望和对热血的期待! 服就一个字,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大爷实在是太猛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二年级一群人这下是彻底吓疯了,忙不迭的拔腿就跑!这一刻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谁跑到后面谁就是个死啊! “你们***都跑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了他一个人吗?都给我站住!”宁高宁见自己这边要坏事儿,气急败坏的喊叫道。 “谁要是再跑以后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我宁高宁的小弟就这么窝囊吗?”宁高宁还在试图激发起小弟们的战意。 可此时此刻谁还能听进他的话,妈的老大你去吃屎吧,叫的你妈逼比谁都响,你咋不上?你当我们都是二百五吗? 宁高宁心里那个怒啊,自己的威信在这一刻全没了,他刚想在说什么,忽然感觉自己前面有一堵墙出现了,随之还带来了一股劲风! 抬头一看,我那个娘,只见老猫正像个巨灵神一样俯视着他,嘴角挂着猫戏耗子的微笑! “小逼,你咋呼的挺响啊,就你这熊胎也是做老大的?”老猫挖苦道。 “我草你妈!”宁高宁大怒,轮起拳头来就砸向老猫的脸。 老猫两眼一眯,也不废话,一个下勾拳掏出,直接抢在宁高宁之前轰上了他的小肚子,顿时就让宁高宁的动作僵在了半空,嘴慢慢张的老大,眼珠子瞪的比平时大三倍有余,刚才那股狠劲儿一下子全散了。 人最脆弱的地方莫过于丹田,老猫这一拳下手最狠,这宁高宁没两三个月是别想站起来走路了! 嘴里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宁高宁被老猫那一拳掏飞了起来,等他重重摔在地上的时候,老猫毫不犹豫,上前一脚就跺断了他的一条小腿。 宁高宁大叫一声,剧痛像流电一样蹿遍了全身,最后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宁高宁的小弟们看到这一幕跑得更快了,他们的老大已经完了,死的一动不动了,谁要是站在这里陪他谁就是傻逼啊! 百米运动员此刻跑的也没有他们快,像撒圈的羊群一样没命的跑! “虎子国栋,别让老猫耽误时间了,你们也上,今天别放走了一个!”高震飞说道。 “就等四哥这句话了!”两人嘴上挂着笑,崔国栋一个蹿身,直接跳进了车里,发动油门就把车开上了前去,看着那群二年级的人在前面跑的比兔子都快,崔国栋拉开窗户扯着嗓门喊道:“都他妈给老子停下!谁他妈逼再敢跑老子开车撞死他!” 二年级一听这话就有点脚下发软了,有几个不信邪的,还想继续跑,可是当看到崔国栋那冰冷的眼神的时候,他们放弃了,除了投降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这几个人可是一个比一个猛啊! 这边,马峰见大事不好,还想脚底抹油溜掉,谁想刚跑出没几步就被虎子一把揪住了头发,硬生生拽了回来,差点把头皮也扯下来,疼得他哭爹喊娘般的叫唤。 虎子邪邪一笑,抓起他的脑袋往地上一砸,顿时就让马峰磕了个满脸是血,再也发不出声响来了。 虎子再次扯住他的头发,邪邪问道:“你死了没?” “呜……呜……”马峰满嘴是血,说不出话来。 “问你话了,呜呜个屁啊。”虎子怒道。 “呜……呜……”马峰还是神志不清的说不出话来。 “你小子想装死是吧?行,老子一把火点了你。”说着虎子就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对着马峰的头发就要打火。 “别……别点……我……我会老实说话……”马峰急忙用处最后的神志说道。 “阳哥要自己发落你,给我过来!”虎子拖着马峰的身体,像是拖死狗一样拖到了刘伯阳面前,扔在地上,静候刘伯阳发落。 “呜……阳……阳哥……我错了……求阳哥……放我一条……生路吧……”马峰哀求的说道。 “这大庭广众之下,我就是想宰了你也很困难啊!”刘伯阳淡笑道。 “那……那我谢谢阳哥……谢谢阳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 刘伯阳还没等他说完,走上前一脚跺在他的手上,用力一碾,顿时就碾碎了他整个左手的骨头,马峰顿时发出了哭爹一般的惨叫。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