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行不?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五十三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行不?

第五十三章打开天窗说亮话行不?“坐吧。”等刘伯阳走进来之后,郑元龙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对着刘伯阳说道。 刘伯阳也不客套,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反正他知道这老头子找自己来肯定是有事儿,自己用不着怕他。 “你这小子,既然早就来了,为什么不进来?你干的好事儿,却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我,这就是你作为一个帮派大哥的处事手段吗?”郑元龙苦笑着说道。 “要是我进来,她们一分钱也别想拿,我是懒得的跟女人计较,尤其是刚才那种长的丑而又喜欢撒泼放赖老女人。”刘伯阳淡淡道。 对于老头子当面说自己是帮派大哥的事儿,刘伯阳一点也没有感到不自在,毕竟这老头子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刘伯阳反倒觉得两人像这样实实在在的说话会舒服一些。 “你口气不小,你把人家儿子打残了,丝毫不当回事儿,还在这里说的理直气壮,你一向都是这么霸道的吗?”郑元龙对着小子是彻底无语了。 “那得看对谁,这是那帮人自找的。”刘伯阳淡淡一笑,往桌子生一趴,撑着下巴问郑元龙,“我说校长大人,你把我找来,不会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儿吧?” “行,不愧你小子现在一呼百应,确实有点魄力啊,连我老头子都不得不佩服你了。”郑元龙没有说假话,刘伯阳当着他的面还能表现得如此泰然自若,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郑元龙无奈的摇摇头,感觉这世道还真是变了,他从抽屉里掏出一包茶叶,找了个一次性杯子接了开水泡上,然后递到刘伯阳跟前,说道:“上好的碧螺春,几百块钱一斤呢,尝尝。” 刘伯阳看着郑元龙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赶忙把郑元龙摆在他身前的茶叶往前面一推,“校长,有事儿您先说事儿,千万别来这个,搞得我这个受宠若惊。先说好了,你的忙要是我帮不了,也别怪我!”刘伯阳当面扯明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找你帮忙的?”这次轮到郑元龙诧异了,满脸震惊的望着刘伯阳。 “这不是废话吗?你一个大校长亲自为我个学生倒水,要不是有求于我,用的着这样做?而且,你几次三番的帮我,要是没点啥目的,恐怕说不过去吧?”刘伯阳摆弄着那只一次性杯子,笑道。 郑元龙愣了愣,苦笑道:“你小子果然够精明,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好说。” 郑元龙酝酿了一下感情,说道:“刚才的事儿你都看到了吧,你虽然仅仅来了两天,可是没少给我添乱子啊,这已经是第三拨的家长找到我办公室里来了,你小子也是,下手这么狠,把我那几个学生打的那么惨……” 刘伯阳撇撇嘴,没有说话。 郑元龙见他不应声,继续说道:“不过你刚才也听到了,我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都是向着你的……” “我说校长,有事儿咱说事儿行不?你说这些让我欠你情,到底是想干什么啊?”刘伯阳哭笑不得的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郑元龙。 郑元龙一顿,笑骂道:“你这小子,真是服了你了,我老头子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学生,在我的面前也敢这么肆无忌惮,你要知道……” “校长,你要是再不说我可走了,你就对着空气发牢骚吧。”刘伯阳说着就要站起身。 “哎哎,你坐下,坐下!”校长赶忙叫住他。 “肯说正事儿了?”刘伯阳转头笑问。 “你小子,快坐下!”郑元龙笑道。 “你老人家早这么爽快不就行了吗!”刘伯阳又重新坐了回去,“说话这个费劲。” “呵呵,刘伯阳,刘天龙的孙子,果然名不虚传啊。”郑元龙唏嘘道,“九龙社团的老大,手下还有七八个铁杆兄弟,其中有好几个跟你一样还是当年龙霄帮、兄弟盟的老爷子的子孙,以前在h县打家劫舍跟家常便饭一样,现在统治了我s中的整个高一,昨天上午挫败了李鬼一伙儿,中午又摆平了张强,今天早上又把高二的宁高宁端了,跟司空翎辛褒恺结下了梁子,这些,我都没说错吧?” 老头子的这番话,顿时让刘伯阳吃了一大惊,他虽然早就知道老头子对自己肯定有一定了解,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了解到这个程度,跟报户口似的!而且,更让刘伯阳震惊的是,发生在学生们之间的那些事儿,竟然全没能瞒过这老头子,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你……怎么知道的?”刘伯阳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老头子,果然是只老狐狸啊。 “废话,学校里发生的事儿有哪件能瞒得过我?你当我这个校长是白干的?”郑元龙翻了个白眼说道。 “……”这次轮到刘伯阳无语了,怪不得都说“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姜是老的辣”、“老匹夫”、“老杂毛”……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东西,一个个果然都不是好糊弄的啊! “呵呵,知不知道,就凭这些,我开除你三次都没行了。”郑元龙喝着茶水说道。 “校长,你别吓我,你知道我这人胆儿小。”刘伯阳夸张的拍着胸脯一笑,坐直了身子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老头子,不得不说,他现在有点喜欢这老东西了。虽然嘴里说着害怕,但脸上表情却无半点害怕的意思。 “你还知道害怕?这天底下还有你怕的事儿?七十多号人都唬不住你!”郑元龙笑道。 “一码归一码,校长哦,别给我戴高帽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的底,现在可以说事儿了吧?”刘伯阳问道。 郑元龙看了刘伯阳一眼,端起茶水来抿了一口,脸上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深深叹了口气,说道:“不瞒你说,我确实有事儿求你。” “说说看。”刘伯阳笑道。 “我……有个侄女在市中心的中学里念初中,人长得漂亮,学习也好,一直是我们家里人的希望。可惜,她现在被校外的一群小混混瞄上了,每天上下学都骚扰他,你看看,你要是什么时候有空,就带几个人替我吓唬一下那群小混混,让她们别再缠着我侄女了,能办到不?”郑元龙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行,交给我,没别的事儿了吧?那我走了。”刘伯阳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哎!别!”郑元龙忽然叫住他,亲自离开座位拉住了他,把他重亲推回了了座位上,陪笑道:“我话还没说完,你急着走干什么?别跟我说你去学习,我老头子还不至于相信这种荒诞的谎言。” 刘伯阳有些皱眉道:“校长,有什么事儿你就别顾及了,直说行不?现在这里就咱们两个,你怕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刚才说的事不是找你来的初衷?”郑元龙问道。 “笑话!几个初中的小混混,你要是想找人吓唬他们,也用的着等那么久来找我?李鬼干不了?张强干不了?只要你一句话,他们还不屁颠屁颠的去?”刘伯阳笑道。 郑元龙愣了一下,点头笑道:“不错,你果然精明,是我疏忽了。” 他想了想,走过去把门关上,再回过头来时,已经是一脸沉重的表情,对着说道:“何巨雄这个人,你已经跟他打过交道了吧?” 给读者的话: 收藏,砸砖~~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