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九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九十章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时此刻,刘伯阳丝毫不知道自己两个兄弟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他正有说有笑的和媳妇孙小柔以及兄弟们一起陪着朱涛向着校外走去,可是刚走到门口,忽然有个门卫神色严肃的跑了过来,那门卫一上来就着急忙慌的说道:“朱老师,跟你反应个事儿!” 这个门卫,正是不久前看到花蛇将宋千夏劫走的那个目击者,当时眼睁睁看到了那一幕,他本想立刻去学校里找校长主任之类的反应,可是这都快放学了,很多没课的老师都已经离校了,给校长办公室里打了好几个电话也没人接,正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忽然看到朱涛走了过来,这可是个大救星啊,于是忙不迭的就冲了过来。 要知道,朱涛跟何巨雄一样,也是有着黑、道背景的人,就凭他那豪爽的性格,就被很多道儿上的朋友所喜欢,与他结交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朋友不少,只不过他自己不混黑道就是了。所以论起综合实力,他要稍逊何巨雄几筹。 “小贾,什么事儿啊,别着急,慢慢说。”朱涛看到门卫小贾这么着急,也有些愣然,但还是很能沉住气的说道。 “朱老师啊,不好了,我们有学生被校外的人劫走了!”小贾急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什么?小贾,你把话说清楚点,什么时候的事儿?在哪劫的?劫的谁?”朱涛一听也有些着急了,问道。 “就在刚才,一个女学生被校外一辆黑桑塔纳劫走了,我想冲出去拦住他们,可是我跑的没他们快,我给校长室打电话……”小贾急呼呼的说个不停。 “你先别急,你越这样就越是什么都说不清楚,抓说重点说!是谁被劫了?”朱涛中皱着眉头问。 刘伯阳等人的脸色也都难看起来,居然能有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劫自己学校的女生?要知道他们这些出来混的,对地盘观念都看得很重,虽然现在刘伯阳还没有统一s中,可是在他和兄弟们的眼里,那只是早晚的事儿!现在有人居然敢在他们的地头上来事儿,这不是欺负到家门上来了吗? “那个被劫的女生我也不认识,估计是跟着你们上体育课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出来……” “上体育课的?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朱涛连声问道。 “长什么样我没看清楚,不过应该是蛮漂亮的那种,穿一身校服,一双白鞋……” 小贾说到这里,刘伯阳猛然一惊,脑海里霎时间闪过一个人影,那张清纯的面容,那个娇小的身影,那个天使般单纯的女孩!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忽然是那么的强烈,一切的猜测都指向了同一个人难道是她?!! 他猛然踏前一步,冷冷的问道:“那个女孩,是不是头上还扎了一个发卡?”早上刘伯阳是和宋千夏一起出门的,所以清楚的记得那小妮子今早上的穿戴,她扎了一只简单的发卡,最让自己印象深刻! “对对!你认识她吗?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发卡!”小贾一听信息吻合,心中大喜,慌忙把手里一只白颜色的发卡拿出来给刘伯阳看。 这只发卡正是当时宋千夏在那两个人的手里拼命挣扎的时候掉下来的,当时那两人光忙着抓住宋千夏了,也没注意,后来就被跑过去查看情况的小贾捡到了。 班里立刻就有人认出了这只发卡,惊呼道:“这是班长的!” 刘伯阳面陈如冰,颤抖着手接过了那只发卡,狠狠的攥在了手里,眼中闪动着万变寒冰一般的冷光,心中怒气冲天,宋千夏是自己看上的女孩,她那么老实,单纯到连骂人都不会,居然有人把她劫走了! 谁要是敢动她,老子砍翻他全家! 一想起昨晚那个被自己吓的躲在怀里不敢乱动的女孩,一想起宋千夏那被自己使坏吃豆腐羞涩的面容,刘伯阳就悔恨的要死,妈的自己还说什么要保护她,居然青天白日的就陷入危机中! 孙小柔还是头一次看到刘伯阳发那么大的火儿,连眼睛都气红了,拳头攥得如此之紧,以至于把那支发卡都掐的咔吧咔吧直响,当下也不敢打扰他,只是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胳膊,却发现刘伯阳根本就不为所动。 杨林老猫等人是什么眼力,一眼就看出了刘伯阳手中发卡的主人是谁,他们虽然到现在还没跟宋千夏说过一句话,但是潜意识里,他们早就也把宋千夏当做自己的大嫂之一了,三个人对那小妮子的第一印象都还不错,漂亮,单纯,既然她被阳哥看上了,那早晚就也是咱们九龙社的人,动咱嫂子,无论是谁,都别想活了! 现在就等阳哥一句话了,只要他开口,杨林老猫等人立即就会跟着他火速去救人,顺便将那瞎了眼的畜生剁碎喂狗! “看到车牌号儿是多少了没?”刘伯阳抚摸着手里的发卡,声音出奇的平淡,问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老猫等人不寒而栗,印象当中,当年在h县,阳哥只用这种语气说过三次话。第一次是虎子被人坑害了,在小胡同里被近百号人砍翻,最后差点合眼,那个时候阳哥在医院的重病房里抓住虎子的手,就是用这种语气问话,只问了三个字:“谁干的?”虎子抬开虚弱的眼皮,说出了“狼帮”两个字,第二天,这个小帮派在h县除名; 第二次,老八铁铮替社团办事儿,去新八村捞油,结果被从小玩儿到大的发小出卖了,被对方数十号人操着家伙牵着狼狗追了好几里地,最后铁铮一个猛子扎下了泥沼里,躲进芦苇澡里避难,那群丧心病狂的人竟然纷纷搬起石头往河里狂砸,也算铁铮命大,没被活活砸死,但脑袋却是了受重伤,抢救了一天一夜,连医生都觉得他不行了,而最后他却奇迹般的醒了过来,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对着在他病床前守了三天三夜没合眼的刘伯阳流着泪说了一句:“阳哥,能再见到你,真好……” 刘伯阳轻轻握住他的手,也是用此时此刻这种语气说道:“老八,安心养着,一切都交给我了。”过了不久,那个出卖老八的发小忽然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当初牵着十几条大狼狗撵铁铮的几十号人,带头的那个连人带房子一并烧没了,其余是好几个残废,至于那几条狗,莫名其妙吃坏了东西,全都毒死了。 第三次,也是当年在h县的时候,刘伯阳和高震飞晚上一起喝高了,勾肩搭背的晃悠在路上唱歌,结果惹恼了一群看他们不爽的人,彼此发生口角,对方动起手来,刘伯阳和高震飞喝得跟瘫烂泥一样,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最后嘎子推开刘伯阳,扑在他身上,替他挡了十三刀,到现在高震飞背上还是伤疤一片,忍不忍赌。同样的,第二天,那群人遭受了这辈子最最刻骨难忘的痛苦,已经再也不能用自己的脚走路、用自己的舌头说话了。 h县就是这样,人不狠,站不稳!只有我比你更很,才能了灭你求得生存! 此时此刻,刘伯阳第四次用了这种语气,那么就证明花蛇,快活的日子到头了! 首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