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班长,我来了。 - 校园极品公子

第九十九章 班长,我来了。

第九十九章班长,我来了。这一幕,不但是对面的花蛇等人傻在了当场,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刘伯阳身后的郭箫等众小弟,一个个也是震惊的张大了嘴,这还是他们亲眼第一次看见打死活人,心中一时都有些不适应,看着那碎裂的脑袋,一个个都忍不住想吐,一种歇斯底里的恐惧攫紧了他们,竟然觉得自己全身乏力,甚至有些站立不住。 可是,经过了短短几秒的调整之后,这种感觉马上就被胸膛里那种残暴的热血所取代了,杀人原来不过如此,在阳哥面前竟是如此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他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点燃了,这才是真正黑社会的手腕!这才是他们的赖以信仰的老大!! 就在这群小弟愣神之际,另一边,老猫已经拦腰抱起另外一名抓着匕首冲上来的家伙的身体,举到胸前往下用力一砸,中途自己用膝盖猛的一顶,只听喀嚓一声就把那家伙的腰骨顶的粉碎,摔在地上打着滚惨叫不已,但是等老猫搬起桌子来朝着他整个人砸下去之后,他就再也叫不出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一连见识了两位猛人的手段,眨眼间,自己两个心腹小弟连命都没了,花蛇心里满是震惊,和恐惧,站出来有些颤抖着问道。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喜欢跟快死的人说话。”崔国栋笑眯眯道。 他和老猫两人一边捏着拳头,一边笑眯眯的朝着花蛇几人走来,地上不干净,所以直接踩着那人的尸体和碎裂的桌子走过来,宛如地狱里杀出来的修罗! “啊!”那妖艳的女人霞姐被这两人彻底吓傻了,尖叫一声,慌忙躲到了花蛇的身后,感到了歇斯底里的恐惧。 她害怕,花蛇岂能不怕?只不过这时候打肿脸也要充胖子,吞咽着苦涩的唾沫说道:“你们是哪条道儿上的朋友?我花蛇到底何处得罪了你们?” 话刚说完,眼尖的狐狸一眼望出了刘伯阳身后那群小弟中有个人穿着s中的校服,眼珠子一转,立马趴到花蛇的耳边道:“蛇哥,他们是s中的,八成是为了这个小妮子而来!” 花蛇顿时恍然大悟,陪笑道:“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几位兄弟见谅则个,今天这是场误会,我要是知道这小妮子跟你们有关系,就不会带她出来玩儿了!现在她就在这儿,原封没动。算我花蛇有眼无珠,给兄弟们陪个不是,等会儿补偿兄弟们些许银子给兄弟们消消火,这事儿就这么过去怎么样?” 刘伯阳闻言,冷冷一笑道:“如果犯了错儿道个歉就完了,要条子干什么?” “小逼养的,蛇哥这么说是给你面子,别他妈不识好赖……啊!!”老龟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因为老猫已经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耳朵,狠狠三百六十度抓了一个转,差点硬生生把这只耳朵撕下来,一股抓耳挠心般的疼痛像火烧一般蹿遍了老龟的全身,疼得他忍不住的原地跳脚大声叫唤,嘴里撕心裂肺的骂个不停,可是随后就被老猫扒住脑袋往旁边的窗户上一砸,稀里哗啦直接把那扇玻璃装了个粉碎,老龟顿时就头破血流,神智涣散,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 这一幕再一次把花蛇、霞姐和狐狸吓傻了,狐狸脑袋转的比较快,赶忙一把伸出手掐住了掐住了宋千夏的脖子,冷冷喝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掐死……啊!!” 杨林眼明手快,直接不听他废话,飞手射出一把小刀,不偏不倚,准头十足,狠狠插进了狐狸的手腕子里,顿时就让狐狸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一刹那间这只手就动不了了! 那霞姐吓得再一次发出了惊恐的尖叫,眼睁睁的看着狐狸一只手端著自己的手腕子哀嚎着蹲了下去,那只手腕子上还扎着一把尖刀…… 崔国栋冲上前来,飞起一脚,踢在狐狸的下巴上,顿时让他一个背仰悬空翻,脑袋朝后就栽了出去。而崔国栋还没完,顺手拽住狐狸的脚腕子,狠狠向后一拽就扯到了自己面前,掰过他的脑袋晃晃自己手里刚刚缴获的匕首,笑眯眯道:“看好了,刀应该这么玩儿!”说完蹲下狠狠一插,那把刀笔直的扎进了狐狸的脚腕上,登时让狐狸疼的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狐狸比较好命,没有当场死亡,可是下辈子想用脚走路、想用手吃饭也是不可能了…… 花蛇一看自己这边的人全完了,就剩一个拖后腿的女人,彻底吓毛了,琢磨着要怎样才能脱身,而老猫哪里给他机会,抡起菜刀就杀了上来! 事实证明花蛇不愧是一方的痞子头头,心狠手辣,知道自己想要全身避开这一刀是不可能的,只能找个替死鬼,当下毫不迟疑的就拽过身后的霞姐,用力往前一推,在霞姐惊恐的大叫声中,被当做肉盾的她已经被老猫从胸口劈开,剧烈的疼痛过后,两眼一白,跟这个世界永远说拜拜了…… 花蛇抓住机会,毫不迟疑,飞速跳过去一脚踩在地上老龟的身体上,像个亡命之徒一样不顾死活的破开窗子,直接从二楼就跳了下去! 后面老猫和崔国栋也是吃了一惊,兔崽子想跑?妈的犯在爷爷们手里还想跑!!崔国栋二话不说,直接纵身一跃,跟在花蛇身后跳了下去。 老猫身材比较高大,从窗子跳下去是比较费劲的,气得大叫一声,扭头对着郭箫等小弟们说道:“妈的,跟我来,追!” 说完直接带着四个人冲了出去,抄近路去包抄花蛇! 此时,屋子里只剩下了刘伯阳、杨林和包括吕栋在内的三个小弟,刘伯阳什么话也没说,走上前去轻轻的抱起了宋千夏,抚摸着她的小脸,心里充斥着自责。 这妮子现在整张俏脸都被人扇肿了,还没有清醒,迷迷糊糊的,整个身子都是绵软无力,脸上绯红,像是发着高烧一样。 “班长,醒醒,我来了。”刘伯阳低声叫道。 给读者的话: 这一章是特地为了528楼的兄弟加更的,不瞒兄弟说,我最近确实是忙,怠慢了大家实在不好意思。收藏,砸砖 首发</p>